官方:海外留学生新冠肺炎感染数量和比例总体较低


虽然最终延期的决定得到了大多数体育界人士的支持,但延期本身的合理性以及其所带来的连锁反应还是备受争议。

这一人类史上最大的隔离事件,让中国新冠肺炎感染者减少了七十多万人,对疫情的遏制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,为全国乃至全球赢得了宝贵的时间。那么武汉封城及停学、停工等隔离措施对武汉本身的疫情防控起到了什么作用?封城又应该在何时取消?

规则和人情味,都是我们需要的

的确,作为人类体育的盛会,拥有124年历史的奥运会其实从未远离过危机。

研究者提供了200次模拟暴发的中位数累积发病率,每天的新报告病例和每天的特定年龄发病率。

之所以需要进行更广范围的讨论,原因是延期涉及到与《奥林匹克宪章》的不统一之处。按照《宪章》中的规定,每一届的夏季奥运会应该在四年奥运周期的第一年举行。

从1月23日起,武汉市为应对疫情采取了前所未有的隔离措施,包括扩大学校和工作场所的停业时间。研究者旨在评估扩大物理距离措施对COVID-19流行病进展的影响,希望为世界其他地区提供一些见解。

巴西总统自曝患过新冠肺炎:无症状已有免疫抗体

东京奥运会无奈创造了多个“第一次”——现代奥林匹克124年历史上首届被延期举办的奥运会;与此同时,“2020东京奥运会”也将是奥运会历史上第一次在奇数年举办的奥运会。

第二种情况,没有干预措施:在有寒假和农历新年的情况下,但并未施加物理疏离措施。由于1月15日至2月10日学校放寒假,学校里没有人与人之间的接触。分别在2020年1月25日至2020年1月31日以及2020年2月1日至2月10日的期间中工作的劳动力分别为正常情况下的10%和75%;